首頁|新聞中心|電視點播|專題專欄|視聽|長三角 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第一視點丨人不負青山 青山定不負人——余村十八年
來源:潮新聞 作者: 發表時間:08-14 14:46

20年前,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同志經過深入調查研究和系統思考謀劃,擘畫并實施了“八八戰略”這一省域發展全面規劃和頂層設計,引領浙江開啟偉大變革之路。20年來,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久久為功,鍥而不舍,浙江實現精彩蝶變。浙江日報今起開設《第一視點》專欄,循跡溯源,深入講好習近平總書記的故事,闡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呈現浙江貫徹“八八戰略”的生動實踐,激勵全省干部群眾堅定不移沿著習近平總書記指引的道路,在推進共同富裕和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奮力打造新時代全面展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重要窗口征途上奮楫前行。專欄開篇推出長篇蹲點報道《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余村十八年》,忠實記錄安吉余村探索綠色發展之路的故事,生動展現習近平總書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真理偉力。

風景秀美的安吉余村。

余村,4.86平方公里的村域面積,在960萬平方公里國土之上,實在微不足道。在浙江1.9萬多個村中,她也是普通的一員。但余村卻又是中國發展歷史中,不平凡的存在。

2005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入村調研,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刻闡釋了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辯證統一的關系。

2020年,習近平總書記再訪時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已經成為全黨全社會的共識和行動,成為新發展理念的重要組成部分。

十八年來,這一理念指引著余村蝶變——

仿佛是一種巧合:余村本就有座山,名為青山,藏著金礦,只不過成色太差,村里“開青山、挖金礦”的路沒走通。

但是,真理偉力讓余村圓了夢。

沿著習近平總書記指引的道路,上下求索,余村的環境在變、產業結構在變、人的命運也在變,青山真的成了金山!

小小村莊,恰是浙江生態文明建設的縮影,也是中國式現代化浪潮中的一朵奪目的浪花。

在首個全國生態日前夕,我們深入余村蹲點一個月,回望其走過的路,從一次次徘徊路口、一次次堅定方向的探索歷程中,看到一個村莊的巨變,也感悟到真理指引之下一個國家的選擇、一個民族的希望。

(一)山茫茫,前路何處尋

秀麗的天目山脈,蜿蜒西南,其間孕育了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良渚文化;延伸東北,余脈收尾處就在湖州市安吉縣的余村。

故事從這里開始。

上世紀末至本世紀初,中國經濟社會結構發生深刻變化,處于高速發展階段的浙江率先感受到“成長的煩惱”,日益突出的環境污染問題成為癥結所在。

1996年,國務院向江蘇、浙江、上海下達了限期治理太湖流域水污染任務;次年,“零點行動”方案確立,要求至1999年1月1日零點,太湖流域工業企業污水必須達標排放。其后,國家環保政策越來越嚴。

2002年,習近平同志一來到浙江就特別重視生態環境保護。他在主持省委十一屆二次全會時提出,積極實施可持續發展戰略,以建設“綠色浙江”為目標,以建設生態省為主要載體,努力保持人口、資源、環境與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不久后,習近平同志提出實施“八八戰略”,其中一條就是“進一步發揮浙江的生態優勢,創建生態省,打造‘綠色浙江’”。

時代潮涌推動之江大地的巨變,漣漪泛進了小小的村莊。

那是2003年夏天的一個早上。

狹小的村委會會議室,里一圈外一圈擠著20多個人,村民代表會議正在召開。大家的臉色半明半暗,有人憤慨,有人疲憊,有人惆悵。

議題大家心知肚明:關于一個水泥廠和三座礦山的去留。這件事不知道被拿出來討論了多少遍,卻總是沒個定論。

改革開放以來,全社會跳動著發展經濟的歡快音符,中國進入創富好時節。窮到做夢都夢見“地上泥變成米”的余村人,發現家門口的山石是天然建材。石頭燒成灰,能做磚頭、水泥。

礦山開采時期的余村舊貌(資料圖)

一時間,靠著石頭,村民富了,余村也從“貧困村”變成“富裕村”。村民終于喝上了自來水、接上了電話線,還豎起了全縣第一口衛星電視“大鐵鍋”。

但是青山禿了,綠水黑了,漫天開出的都是黑白漸層的“煙霧玫瑰”,成片的竹林浸染的是枯草的黃,路上的人從身上到臉上都灰撲撲的……

誰不知道綠色好!但廠子要是關了,老百姓怎么辦?一年幾百萬元的村集體收入,豈不“啪”一下沒了?蒸蒸日上的生活還能維系嗎?

“整個浙江都在講生態、講綠色,我們村哪里沾得上邊?”村黨支部書記鮑新民臉型瘦削,一副書生面相,但語氣堅決。

他站起身,攥緊的拳頭抵在桌上,犀利的目光掃過全場,“今天必須把問題解決!”

推動余村改變的不僅是時代的浪潮,還有那無法回避的切膚之痛。

“富裕村”余村的另一個別名,叫“殘疾村”。每天,礦上大大小小炸幾百炮。山下老人是無法安享晚年的。他們的心,半顆牽著礦上上班的兒女,半顆掛著好動想跑出去玩耍的孫兒。炸飛的石頭,從來不長眼。壓斷了腿的,撞斷了手的,還有被炸山炸死的、被石頭壓死的……噩耗隔三差五傳來。

比石頭更難躲的是石灰。它溜進鼻腔和咽喉,滑過氣管,直抵肺部。人們剛開始不覺,后來會咳嗽、咯血、呼吸困難。診斷書上三個字:塵肺病。醫生解釋:石灰一層層黏在氣管和肺里,遇到水汽,就凝固成了水泥,肺里灌了水泥可不得把人憋死?人們大驚失色,大把的錢撒進醫院。

“要錢還是要命?”村委會主任胡加仁接過話,抬起胳膊,蜈蚣一樣的疤痕格外扎眼。這是被炸飛的礦石劃傷的。

礦山開采時期的余村舊貌(資料圖)

心一橫、腳一跺,大家終于決定:當年關停水泥廠;2005年,礦山承包一到期就關停。

廠關停了,然后呢?學著隔壁村搞搞小飯館?仗著竹林搞竹制品工廠?還是出去打工?

會議在一個個“問號”中散場。

不過,村干部還是得挨家挨戶傳達決定,動員村民另謀生路,告訴他們方法總比困難多,告訴他們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那些日子,村干部得到了不少支持和肯定。但是,不理解、不支持的村民也不在少數,有村民還拿著碗筷在村委會辦公樓前敲得“咣當咣當”響……當然,更多時候,他們面對的是一雙雙眼睛,閃爍著無助、迷茫、期待……

一個最直觀的數據:2004年,村集體收入從300萬元直線下滑至20萬元。

好幾次,胡加仁都會去村里那棵百年老銀杏樹下,看著枝丫上新發的嫩芽,默默地發問:你說我們的路到底怎么走???

發展的道路,從來都不是筆直的。人類在歷史的每一個關鍵時刻,常會站上十字路口。

銀杏樹不會作答。

勇敢的探路人,需要一束能擊破迷霧的光。

(二)一席話,頓使天地寬

又是一個夏日。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到余村調研民主法治村建設。

就在兩年前開村民代表會議的那個會議室里,習近平同志問得多,村干部答得也多。話題很自然地轉到了生態保護上。

面對省委書記,鮑新民有些緊張,一緊張,普通話就更說不好了,干脆脫稿?!拔覀兺ㄟ^民主決策,關了礦山和污染企業?!眳R報到這里,他的聲音低了下去,底氣不足。

在那個習慣把GDP作為判定工作好壞標準的時期,到底該走怎樣的發展道路,發展又是為了什么?尋求這些問題答案的,不只是余村,更是整個浙江,甚至整個中國……

“你們關礦停廠,是高明之舉!”

習近平同志面帶笑容,果斷明了地說,“過去我們講既要綠水青山,又要金山銀山,其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本身,它有含金量?!?/p>

他還講了一個新鮮詞——“逆城市化”?!鞍布菍毜?,離上海、蘇州和杭州,都只有一兩個小時的車程。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時,逆城市化現象就會更加明顯,一定要抓好度假旅游這件事?!?/p>

這就是那束擊破迷霧的光??!

一字一句,口口相傳,進了村民的耳朵。

一則以喜——

“省里領導說我們礦山關得對!”

“還說綠水青山是寶貝,能變金山銀山?!?/p>

一則以疑——

“城里人真愿意來村里嗎?”

此時,綠色的種子已然埋進余村人的心里。

但走通這條路并不容易。

礦關了,但生態還沒完全恢復。把“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首先得讓村莊變美——

曾被運輸車碾得坑坑洼洼的村道修整一新;因挖礦被破壞的山體得到生態修復;曾經枯黃的竹林長出新筍,成了林業觀光園區……

余村村莊舊貌(資料圖)

變美后的余村村莊

與生態環境整治同步,村民也自發開始了對生態產業的探索。

“喏,你們聽聽,省委書記都說度假旅游好,我就不信我干不成!”潘春林食指敲得木頭桌子梆梆響。

不到一米七的個子,薄薄的身板,眼里迸出亮光。從身材長相到經商頭腦,他都是個典型的浙江漢子。礦山關停后,他拒絕堂哥合伙開竹制品加工廠的邀請,和妻子掏出60萬元家底,又向銀行貸了一大筆錢,開出農家樂——春林山莊。

“逆城市化”。這四個字,潘春林牢牢記住了。

2005年9月開始,每隔一段時間他就去上?!伴_源”,專跑中高檔小區、老年人多的廣場,分發自己制作的傳單,一去就是三四天。

一天,發完傳單的潘春林回到旅館房間歇歇腳。桌子上放了上海暢銷的《新民晚報》,一整版的分類廣告黏住了他的目光。招工的、招商的,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像極了豐收的水稻田。

按著提示,他打去電話:“喂,我想做廣告……600元一期嗎……好,我買我買!”

大概3年時間,《新民晚報》上,不定期會出現一塊“豆腐干”——只有簡單幾個信息:春林山莊,每人100元,3天2晚,包吃包住,電話xxx。每次廣告至少能招來大半個月的客源。

余村里,這“山莊”、那“山莊”,像春筍一樣往外冒,吸引城里人來吃農家飯、摘農家果、撈農家魚、戲農家水,體驗一把“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生活。

余村游客在竹建筑下體驗非洲鼓

綠水青山回來了,人來人往多了,金山銀山也有眉目了。

真理之光照亮余村,人們越來越深切地體會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真正含義,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不是矛盾對立的關系,而是辯證統一的關系,把生態保護好,生態就會有所回饋,更加堅定地走上了綠色發展之路。

如今,整個中國開辟了一條又一條由“綠水青山”通向“金山銀山”的大道——

同在安吉的魯家村,將閑置山林等生態資源變為資本,入股進村項目,撬動了數億元社會投資;

浙江遂昌大田村,發布了全國首份村級GEP(生態系統生產總值)核算報告,讓生態產品有了清晰價格;

內蒙古大興安嶺的北岸林場,圍繞“林”字做活“綠文章”,發展森林旅游,實現了“不砍樹照樣能致富”;

福建三明??诖?,生態公益林可折算成碳減排量進行交易,村民不砍一棵樹,靠賣碳票就能掙到錢;

……

思路一變天地寬。以余村為起點,“點綠成金”的新奇跡在全國各個角落上演。

俯瞰美麗的余村。拍友 潘學康 攝

(三)日日行,騏驥終一躍

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指引下,余村的美麗畫卷徐徐展開。但時代總是給探路人提出新要求,余村人的認識還在不斷深化,路徑還在不斷升級,把綠水青山建得更美,把金山銀山做得更大。

2008年,安吉吹響“中國美麗鄉村”建設號角。前行中的余村,卻遇到了難處。

首先,是人的問題。村兩委班子青黃不接,更別說“殺出一條血路”。5名村干部,最年輕的潘文革也快50歲了,急需注入視野更開闊、精力更旺盛的年輕血液。

他們招回了俞小平等一批年輕人,有的加入村兩委班子,有的回村創業。

我們第一眼見到俞小平,就覺得像六小齡童。了解他的人說:小平猴精,能說會道。他在余村礦上當過會計,后來闖蕩金華、寧波,干過財會工作,也做過電腦生意,是見過世面的人。

說起當村干部這事,他還有些難為情,當時他更想在外面掙錢,是鎮上干部硬生生把他拽回來的。

當年,天荒坪鎮黨委副書記朱求麟抓著俞小平的手說:“一個月算3000元,十年能賺36萬元。余村一共36名黨員,每人給你投了一票,你覺得36個人的信任值不值36萬元?我知道,余村的工作不好干。這樣吧,你實在想賺錢不想回村,下次黨員大會自己表個態,讓大家不要投你?!?/p>

最終,俞小平硬著頭皮做了這個沒有讓他后悔的決定。

其次,是錢的問題。村集體經濟收入斷崖式下滑,可是保潔要錢、冷水洞礦坑除險加固要錢、修補從中心村到礦山的破損村道要錢,有去項,沒進項,賬戶里的錢像水一樣“嘩嘩”流走。余村沒“余糧”了。

幸好村里盤來盤去,還有些家底。騰出了老校舍、老廠房、老村委會辦公樓,拆掉了鞋廠、羽絨廠、服裝廠,靠著物業出租和工業用地指標置換,村集體經濟年收入重新回到200余萬元水平。

最重要的是,鄉村產業結構如何與時俱進?

關礦后,竹制品加工產業被視作“生態工業”,與農家樂相伴而生。但剖竹子、洗竹筷,還是會產生粉塵和污水;晾曬竹絲,多多少少影響村容村貌。

2013年,隨著黨的十八大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各方面和全過程,浙江掀起新一輪生態環境綜合整治潮?!拔逅仓巍焙汀叭囊徊稹崩_序幕,勢如破竹,倒逼產業結構轉型。

“趙哥,來,先抽根煙!”一簇火苗湊了上來。

“唉,你讓我再想想……”猩紅的煙頭燒出焦灼的氣氛。

“總書記當年說,我們這里是塊寶地。這兩年生態好了,游客多了,晚上廣場放電影,城里人和我們坐一起看。把廠拆了以后,環境更好,人不是會更多?這是機遇??!”

點煙的人,正是俞小平。抽煙的人,名叫趙水根,同齡人還在水泥廠、礦場干活時,他早早辦起竹制品加工廠——山上砍來毛竹,剖成竹絲或圓棒,清洗晾曬后制作竹筷竹席,每年凈利潤足有30萬元!

他知道,俞小平是來做思想工作的。前兩日,他突然接到了一封通知書:工廠即日關停。

這些無力轉型的家庭作坊、規模不大的工廠,村里是徹底清退,還是給它們留條后路?

這一幕何其相似,老村委會辦公樓里的“礦山關停之爭”歷歷在目。

“要堅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有所得有所失?!绷暯酵井斈甑膰诟?,敲得他們的心“咚咚”直響。

這一次余村沒有猶豫,更加堅定地發展綠色產業。

在一次次克難、一次次探索中,余村干對了方向,干出了成績,干出了越來越寬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轉化路——

到2016年,余村成功創建國家3A級景區;山清水秀、天藍地凈的美麗鄉村,可游可賞、亦耕亦采的美麗業態,讓客流突破30萬人次;村集體經濟收入和村民人均收入,分別從2005年的91萬元、8732元增長到380萬元、35895元。

青年在余村參加“來余村,Gap一夏”主題活動

村莊變了,人的命運也變了。我們走訪四十余戶農家后發現,不少村民的改變始于這蓬勃進取的十年——

關了竹制品加工廠后,趙水根投入200多萬元將自家房子改造成民宿,抓住了時代機遇,賺的錢比開廠還多;

早年在礦山開拖拉機的俞金寶,回村創業辦農場,52畝園子里種出了30多種葡萄,讓城里人趨之若鶩,采摘品嘗;

胡青法和妻子李慶,離開寧波,回到余村,辦起民宿,又開辟出兩間房,一間當茶室,一間做咖啡吧;

……

指引一個時代的,必然有飽滿的閃閃發光的思想。一切的變化,都始于2005年的那個夏天。

一塊鐫刻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石碑,立在了余村,這里曾是村里最后一批工廠所在地。

那是余村人不斷掌握規律、實踐真理的信念,也是繼續超越自我、追求幸福的理想。

余村“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石碑

(四)東風吹,綠意滿江南

2019年10月1日,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人聲鼎沸,彩旗飄揚。

群眾游行階段,85后汪玉成站上了其中一輛巡游彩車,名為“希望田野”。

3個月前,他初來乍到,在余村擔任村黨支部書記。此前,他在安吉多個鄉鎮工作過,回到老家鉚足勁想干出點名堂,卻碰上了余村發展的“天花板”:土地基本開發完成,落新項目、干新產業的空間捉襟見肘。

同時,全國鄉村都將熱切的目光投向余村:鄉村振興寫入黨的十九大報告后,大家都想看看余村如何繼續探路。

干什么?怎么干?耀眼的光環、時代的責任、空間的窘迫,考驗著余村人,考驗著汪玉成。

浪潮之中,余村再次站上十字路口。

余村再次迎來了總書記。

這天,一輛車從滿眼綠意中駛來。2020年3月30日,時隔15年,習近平總書記再訪余村。

當年逼仄的村道已難覓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平坦寬闊的綠道。習近平總書記沿著這條綠道察看村容村貌和農作物長勢。走進村子,他順道來到了春林山莊。

潘春林一家人正做著青團?!皼]想到真把您給盼來了!”見到總書記,他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這十幾年來,潘春林一家沿著總書記指引的道路謀發展,不僅農家樂穩定經營,還開起了公司,擁有了自家的旅游車隊。

在春林山莊院子里,總書記親切囑托,要在推動鄉村全面振興上下更大功夫,推動鄉村經濟、鄉村法治、鄉村文化、鄉村治理、鄉村生態、鄉村黨建全面強起來,讓鄉親們的生活芝麻開花節節高。

臨別時,總書記不忘給大家再鼓鼓勁:“這里的發展后勁潛力很大,希望再接再厲,乘勢而為、乘勝前進?!?/p>

總書記走后,潘春林的小院里熱鬧不減。

“15年前,總書記的話我還聽不太懂,但現在綠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銀山,上海人、江蘇人真的來到我家住,這就是逆城市化吧?!迸舜毫指袊@。

“總書記說我們有潛力,我們要繼續加油干??!”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說著說著把目光轉向汪玉成。

春日的陽光灑在汪玉成身上。35歲的他到余村不足一年,本就稀疏的頭發又少了,成了別人口中的“光頭老書記”??倳浀脑僭L、殷切的囑托,讓汪玉成的精氣神又回來了。

余村有了個新概念——“1+1+4”——以余村為核心,天荒坪鎮鎮區及周邊山河、銀坑、馬吉、橫路等四村統籌發展。

“余村的潛力不僅僅在村內,我們要想辦法跳出余村,拓展發展空間?!蓖粲癯烧f。

一件改變余村發展格局的大事,正在醞釀。

初入余村,我們頗為疑惑:余村游客中心為何建在村外?后來得知,上一任村黨支部書記任職期間,曾確定要將其建在村口。為了余村再上臺階,鎮里重新考慮,決定把游客中心移到山河村和橫路村的交界處,即天荒坪鎮五村的中心位置。

但是,村民能理解嗎?

2020年,夏日的夜晚,村委會辦公樓二樓會議室還亮著燈。汪玉成告訴村民,游客中心要挪到村外了,原計劃用地將被復墾為農田。

“游客中心建在村里,我們做做生意方便,搬到外面還是余村的嗎?”

“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質疑聲與蟬鳴蛙鼓此起彼伏。一石激起千層浪,游客中心選址問題引發了對余村未來發展的大討論。

“總書記讓我們再接再厲,乘勢而為、乘勝前進,我們不能只守著自己村的土地??!這也是為了更好地把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汪玉成毫無保留地講出心中所想。

余村面積不大,不足半日便可游遍,游客很少在村里多作停留。游客中心建在村外,拉長旅游路線,既能吸引游客留宿,還能讓周邊村的游客拐到余村看看,旅游收入只增不減。

村口那片地復墾完,可以種五彩水稻,既是一道風景,也能更好保護生態,讓農村有農村的味道。

質疑聲小了。晚上9時許,村民陸續回家。汪玉成帶著村干部,披著月色,挨家挨戶上門請村民簽字,一刻也不耽擱。

如期建成的游客中心,像一枚楔子,打開余村故事新篇章。

余村游客綜合服務中心

隨著余村與周邊四村的物理空間進一步打通,旅游線路日益豐富,越來越多的游客選擇住上一晚,夜經濟也有了苗頭。村民開始意識到:跳出余村,才能真正發展余村。

隔壁山河村,游客也多了。村黨支部書記邵林峰一問,大多是從余村來的。但可惜,到了山河沒地兒玩也沒地兒住。

邵林峰的思路活了。半年時間,山河村不僅辦起了特色民宿,還發展起露營、研學等體育休閑產業。

相鄰的銀坑村是《夜宴》等知名電影的取景地,本就不缺風光,就差一個“引爆點”。眼下,余村帶來了機會和熱度,影視產業蒸蒸日上。

新建的環山綠道,蜿蜒迂回,連起了余村、銀坑、山河、橫路,所到之處皆是綠水青山。踏綠前行,我們真切感受到余村就像一顆“綠核”,向著四周散發能量。

余村綠道

習近平總書記再訪余村,讓早已走向全國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孕育出新的內涵。

跳出余村發展余村!余村又一次跨過發展的十字路口,等待她的是鄉村振興的星辰大海,是共同富裕的新征途……

(五)新征程,來了年輕人

2021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正式發布。這一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是一場深刻的社會變革,是一次任重道遠的偉大征程。

這是過去二十年,余村一直追求的,也是當下正在努力的。

天目余脈之下,余村如同一顆耀眼的明珠,天荒坪鎮、上墅鄉、山川鄉連成一條綠色回廊環繞著她。面對共同富裕的新要求,統籌發展范圍很自然地延伸到周邊兩個鄉。

5個村,16個村,24個村,余村越來越“大”!

“天山上”(天荒坪鎮、山川鄉、上墅鄉)一體化發展,更大范圍內的資源配置開始了?!按笥啻濉?,卻有了新挑戰。

同質化,是鄉村產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通病。農家樂、民宿、現代農業、文旅融合……能做的就這些,全國各地或快或慢都跳不開,走在全國前列的安吉,也率先遇到了業態不夠豐富、同質競爭等問題。僅“天山上”就有許多個“民宿村”。

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關鍵在人,關鍵在思路。

青年們在余村開展“余村青年說”主題宣講活動(資料照片)。安吉縣天荒坪鎮供圖

這次,余村看準了年輕人。

短上衣、闊腿褲、一頂做舊的棒球帽壓得低低的,這個時尚女孩看起來與村莊氣質不搭。她叫李然,上海90后資深創業者。2022年底,她在網上刷到“余村全球合伙人”招募消息。

所謂“余村全球合伙人”計劃,就是安吉結合產業發展實際,圍繞研學教育、鄉村旅游、文化創意、農林產業、數字經濟、綠色金融、零碳科技、健康醫療等8個類型,向全球發出的一份共建未來鄉村樣本的“英雄帖”。

經歷疫情,李然對鄉村生活更加向往。她帶著小伙伴在余村村道旁租下一棟平房,辦起“青年在村”生活靈感便利店,集咖啡店、文創店于一體,一開出便成了“網紅”打卡點。

在村里小半年,李然咖啡不離手,也常請村民喝咖啡,從“生面孔”變成了“老熟人”。大家都知道她是個熱心腸。

這天,她一頭扎進胡青法、李慶夫婦的茶室,手里還拿著幾張設計圖。上次,胡青法向她推介自家茶葉,她覺得老胡的包裝差點意思。

“你們是夫妻店,logo我就按這個意思做了?!?/p>

“茶葉的沖泡提示也建議加上,你得讓別人知道怎么泡最好喝?!崩钊灰灰徽f明,夫妻倆連連點頭。

現在的余村,給我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忙忙碌碌的年輕人:

曾經的水泥廠搖身一變成為鄉村圖書館。陳喆租下地下一層,開起國漫主題文創店,把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IP引入余村;

開在余村的國漫主題咖啡店。新華社記者 才揚 攝

陳鎮宇和黃斌在余村開了第一家酒館“鄉音”。每晚,這里人頭攢動,不少周邊游客、居民會專程到這喝一杯、聊聊天;

為了吸引青年,天荒坪鎮還整合利用10萬平方米閑置資源,打造出了青年專屬的創業空間“青年理想集結地”。目前,這里已經入駐了18家企業,引進620余名青年。

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年輕人有自己的理解。他們將這些理解具象化,創造出全新的文化符號。

李然用簡單的線條勾勒出“綠水先生”和“金山先生”,做成貼紙,贈送給游客。

陳喆為余村量身打造了“山神”形象,放在店門口,憨態可掬,是人們爭相合影的“大明星”。

“我們就像鯰魚?!崩钊恍χ嬖V我們,他們從五湖四海集聚到綠水青山間,豐富了余村的業態,激發了鄉村的活力,成為這里不可或缺的部分。

更大的余村、更年輕的余村,越來越多人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實踐中奔赴未來。

圖為余村未來圖書館,該建筑主要通過鋪設在屋頂上的光伏發電系統和“光伏樹”供電(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夜色沉了,鄉音酒館熱鬧了起來。

新一期“余村夜話”開場。年輕人聚集在這里,討論兩個話題:余村的夢想如何走向所有鄉村的夢想?鄉村的魅力如何吸引更多青年?

正如“青年理想集結地”入口巨大的“∞”符號雕塑所寓意的:年輕人,將為鄉村帶來無限可能。他們共同譜寫余村的未來,譜寫中國鄉村的未來;譜寫美麗鄉村的未來,譜寫美麗中國的未來!

20年前,著墨于余村這個小小坐標點的綠意,如今已在中國的地理版圖上蔓延,影響著一個又一個村、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人。

在中國式現代化的道路上,鄉村,無數人的故鄉,在真理的指引下,一定也會如余村這般,越來越美,越來越好……

孩子們在余村國漫主題咖啡店看國漫電影

(六)小鄉村,啟迪大時代

舉目回望,同一座天目山脈。

五千年前,古老的良渚人依山而筑,臨水而居,耕稼陶漁,繁衍生息,吟唱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史詩。五千年后,余村,以“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為指引,譜寫綠色發展的時代新韻。

文明的弦歌不絕。入村蹲點一個月,我們看到了一個更加真實的余村。

我們看到,一個小山村十八年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2005年到2022年,余村村集體經濟收入從91萬元上升到1305萬元,人均收入從8732元上升到64863元。

這是真理的力量!“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從這里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為建設美麗中國提供了科學指引,也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了中國智慧?!熬G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改變中國,影響世界。

這是對人民的赤誠情懷!“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傾注著造福人民的濃厚情感,正因如此,才能引領人民、團結人民,讓綠色發展成為共同的信念、共同的自覺、共同的行動。

我們看到,在真理指引下,人民群眾積極投身實踐。余村的生態旅游、上墅鄉的先進竹產業、山川鄉的山地休閑運動產業……“大余村”里,各地因地制宜,探索著生態優勢向經濟優勢轉化的特色路徑。

這是久久為功的執著!歷史的發展是螺旋式上升的。只有沿著真理的方向不斷實踐,走過曲折道路,才能抵達光明未來。

這是面向未來的指引!余村的蝶變打開了綠色發展的窗口,引領了綠色發展的潮流。在新征程上,我們仍要把“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這面旗幟高高舉起,沿著這條路子堅定不移走下去。

2005年8月15日,習近平同志在余村首提“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如今,2023年8月15日,首個全國生態日主場活動將在湖州舉辦。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指引下,無數余村的故事在中國式現代化的道路上將不斷上演,收獲更加精彩的未來……


【責任編輯:柳生】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
    新聞快報 閱讀全部
    社會萬象 閱讀全部
    农村中国幻女4一6特级毛片|欧美A级V片高潮喷水|国产A∨国片精品青草视频|欧美三级2019零一轩手机站|亚洲精品国产精品乱码不卞20..